我想要的青春

“年輕人給自己一份最好的人生禮物,就是用自己的眼睛和雙腳去認識世界!”

《年輕就開始環遊世界》作者褚士瑩

說得多好啊。我完全同意!我要給我自己這份禮物,這樣才不枉費青春。

内容簡介:

抱著樂觀的心,年輕時,就往世界出發吧!

在旅途中認識勇敢的陌生人,以自由的心靈收藏珍貴的記憶,然後,你會喜歡上自己的人生!

台北最美味的燒鴨來自深藏巷內的武林高手?
芒果上的銀貼紙裡寫著什麼祕密?
在阿拉斯加遇見台南阿嬤後,褚士瑩為何對她發出尋人啟事?
緬甸的雨季,為何至今仍未結束?
褚士瑩從年少時的船長夢,到底實現了沒有?
究竟要如何在工作中順便旅行,在假期中順便工作?
又為什麼楮士瑩說:草莓族就草莓族吧,有什麼關係?……

楮士瑩寫人情味,寫旅行中的夢想實現,寫公益落實在日常之中,也寫他所觀察到的世界趨勢。

從台灣出發,航向世界的褚士瑩,帶回來的,是滿載的感動與新視界!

Advertisements

旅途中遇到的人

台湾之旅结束也快两个月了 好快。 旅途中遇到了很多可爱可敬的人,不求回报地帮助我:

台北金山的郭姐

我在金山的车站向她问路,她一听我是自己一个人从新加坡来旅行,马上说:“那我陪你上法鼓山吧!”
就真的找了御用的计程车司机送我们上去,游毕法鼓山还带我去邓丽君的墓园。郭姐是金山人,所以一路都在介绍景点,还有跟我说她的故事!下山后,我们乘车沿着海岸公路回淡水,景色迷人。她带我逛了夜晚的淡水,还请我吃晚餐!! 太感激了!

(刚发现,除了那些我挑来打印的照片,我台湾之旅的照片不见了。完全找不到。晕了我。该怎么气定神闲地写下去呢?)

台北的雨青和她同学

有提过的,我couchsurfing 认识的雨青!想念大溪的海啊~ 

花莲(遇到的)佩琪和她的同学宗明

佩琪是我花莲民宿的同房,家住南投。在花莲的几天,她白天到太鲁阁上课,晚上就驾车带我逛市区,或者回民宿看光碟。有一天清晨还驾车到七星潭,让我拍到了很有意境 (or ‘fu’, as the Taiwanese say) 的照片. 很谢谢她,让我一个人的旅行不那么无聊。

在民宿的日子

宗明是佩琪登山向导课的同学,我和他们一班人去原住民丰年祭。

同学们 (宗明不在里面)

就在那晚,他问我要不要和他一起爬合欢山。 joe 还说,这机会可遇不可求,因为他很厉害!

我怔住了,因为所有的民宿其实已经订好,如果有变动会没收定金。而且他又是刚认识的男生!

所以我犹豫了两天。连到枋寮的火车票也买好了。

……结果,又退了。

好,就跟宗明一起旅行。

这就是宗明了,路边落魄招顺风车

没后悔做出这个决定! 虽然因为大雨合欢山上不成,  要在风雨中骑4、5个小时的摩托车,还差点失温,可是这一切都是值得的!!宗明是个很好的人,对台湾的生态、历史、人文也很有热忱,一路都跟我很深入地介绍。

结果我们去了清境,住一晚。他真的很好,放心借我宝贝相机,让我拍得好过瘾!也教我很多摄影的东西,很感谢。

垦丁的大眼睛小姐 (有陈绮贞的气质)

她跟我搭同一班从高雄到垦丁的夜班车,下车后看我懵懵懂懂,就主动带我走到民宿! 还帮我提行李!真不好意思。

她是垦丁一家民宿的管家,还在咖啡座兼职,说如果我有空可以找她,她请我喝咖啡。人怎么那么好啊!!

结果我玩得太累,没去找她。谁知道隔天在民宿外面乱晃,却遇到骑着机车的她,真的很有缘。这次又麻烦她了,送我去便利店提钱。这两次遇到她,都没机会问她名字。好在找到她民宿的email, 才联络上。

好了今天就写到这里。:)

  • been walking around with morbid thoughts, not good
  • i have no patience. at all. i wonder how people put up with me.
  • watched many movies thanks to T.H.I.S. Buddhist Film Festival, which was a great success. Many (or all?) shows were sold out! I caught 一轮明月,Dhamma Brothers, Sankara, and Buddha Collapsed Out of Shame. also caught Tokyo Sonata with mummy at the picturehouse today.
  • Tokyo Sonata at its surface is all gloom (大部分时间确实令我感到很窒息), but it’s actually a film about resilience. 活着就有希望,没有什么问题是解决不了的。故事人写实地刻画东京人所经历的悲剧,也让我们看到了,人面临所谓‘绝境’, 其实还是有选择的。 可以开煤气自杀,最后留下女儿沦为孤儿,自己逃避成功却害了最疼爱的人; 或者勇敢活下去,脚踏实地地生活。
  • i am a daiso whore. i need a box for all my daiso stash and uncountable notebooks. i wonder what i’m going to do with all the ribbons i bought today?
  • 脑袋里好多要做的、还没做的、急着做的事! 工作之后,比念书时还忙。正常吧。真的需要卸下了 那些不必要的责任。

为了《小字条》的独家献映 我回家翻箱倒柜 看有什么‘甘榜风’的东西可以派上用场 老爸当兵时买的二手Yashica Electro 35相机因此出土……

yashica

跟出土文物没差别 真的很旧 很生锈 蘑菇很多 可是我喜欢它的重量 也很想知道 它到底还能不能用!

其实我不是第一次看过这台相机 小时候看过,可是还没对摄影感兴趣 所以就不了了之

这次不一样 老爸说bugis有家修相机的店 话不多说 我们今天就下去 也不知道自己想干嘛

老板说相机有三、四十年岁数了  真的是古董

“能救吗?”这是我想知道的。 老板斩钉截铁:“到我手上的相机 不能救的很少”

年久失修 里面很多零件都得换新的 一口价$250 跟买一台新的差不多 我问了一大堆问题 终于作了决定:“好,就修这台吧!”

它不算是传家之宝 因为老爸不是摄影爱好者 收藏它是因为不舍得丢 便胡乱搁在柜子里任蘑菇滋长 如果选择买新的 就没有用过的痕迹 等于白纸一张。  至少 我知道老爸曾经用过这台相机 知道它的故事

这算是一个里程碑吧! 两个星期后,我底片相机的数量(2台)将比数码相机多。 我感觉 自己将踏上一条不归路 将来大概会花不少钱在摄影这方面 呵呵

很兴奋!巴不得快点用它拍照!该取什么名好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