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

  • 他们只会拿,不会付出
  • 他们只有没人陪/闷/ 需要帮忙的时候, 才会传简讯给你,说要见面
  • 如果没有这方面的需要,就会人间蒸发 (我竟然笨得整天去问“你好吗”, 真的是白费力气)
  • 他们越来越让我觉得,我整天搞些什么聚会,根本是在瞎忙,不值得,因为没人会感激; 玩倒是玩得很尽兴, 曲终人散后,没人会说声谢谢
  • 他们往往是我太过注重的人

B

  • 他们只会付出,不求回报
  • 他们无时无刻的在陪着你
  • 他们做什么都是为你
  • 他们往往是我一直忽略的人

A 是大多数朋友。B 是少数朋友和家人。

A 是飘忽的,抓不住的,没保障的,有条件的,靠不住的。 (我其实不想说“靠不住”,可是还是说了)

B 是恒久的,稳定的,无条件的, 绝对能依赖和信任的。

我可爱的老爸今天说:“你21岁生日,我不会让你漏气的。” 还说什么要去查询酒楼VIP厢房的价钱!

哈哈, 厢房咧!中年安娣安哥庆祝大寿的最受欢迎方式。。。 可是我为他脱口而出的这句话感动非常。我很幸福,有那么疼我的家人。

我也不是一直以来都觉得我多数的朋友是那种人, 只是忽然有感而发。可能是我太计较/敏感了,谁不是因为寂寞或自己的某种需要才找朋友呢?

真正想知道对方过得怎样而约朋友出来的人还剩下几个?

我败给一只牛

我完全败给你了!前世肯定欠过你,不然这世我怎么那么拿你没办法?

是不是你太懂得让我笑了,我虽然嘴上会碎碎念,可是心里从来没有真正埋怨过你。

是不是你的孩子气激发了我的母性本能?

还是因为你是少数让我感觉被需要的人? 我太眷恋那种被需要的感觉了吗,无论你怎么对我,我都无所谓,甚至还对你千依百顺。我虽然一直对你发牢骚,可是心里还相信你不是那种滥用朋友的人。

也可能,这纯粹是我和你多年来培养出的一种习惯。你习惯闷的时候找我,我习惯在你闷的时候陪你。如果有一天,我们都发现这种习惯其实有问题,或再也不习惯 这种习惯, 我们的关系会有什么样的改变呢?啊,是我想太多了。我也非常清楚地知道,现在跟你分享我的看法,是彻底的对牛弹琴。哈。你完全不会懂吧?

反正你都不会读我的中文文章,我真的是百分之百的对牛弹琴。

Eileen came to my place just now to collect tees! Jieyi bought 2 from me yesterday! Finally passed Khine Wa her tee!  I’m glad they all find the tees comfortable and nice.

Saw Ee for the first time in more than a year?!! Hor, yuan yuan?  You look radiant!

It’s so nice meeting up with friends and seeing them glowing with happiness.

Sang K with Chang Fang yesterday and we went crazy. We invented a new genre of songs- fist pumpers!! And the songs that best fit this genre include 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, 太想爱你,曾经心疼, 风中的承诺 and 忘记你我做不到。:P So fun! Sang a mighty lot of Cheer Chen songs too. Hoo!

It drained me of all my energy so I went to class today with a 脸青唇白 look.

圣诞卡片

本来对圣诞这个极度商业化的节日一点好感也没有,不过是给商家机会赚钱的节日罢了嘛。圣诞歌又无所不在,烦都烦死了。

今年有点改观了,大概是因为在这个时候会收到朋友的卡片吧,能看到我久违的似曾相识的字迹,是窝心的。看到信封上的字,就会兴奋地猜是谁写的。 每年一张卡,有时候都忘了朋友的字迹了。

年关将至,朋友寄来的卡通常都会写一大堆缅怀过去的东西,好像在总结这一年,为我们的友谊写一个漂亮的逗号。圣诞都与每一年的尾声挨得近,这个时候气氛来了,感慨也来了,我们便有了寄卡片的理由。虽然这个圣诞我拒绝向商家们投降,没买半张圣诞卡,我已买好贺年片了,哈哈。

网络世界的花样再多, 我收到再多个hatching gifts, 都不比看到朋友为我亲手写的字来得温馨。 我真的很珍惜,把多年来累积的信啊卡片啊秘密啊,全收进一个箱子里,房子着火了先救它。